• 详细内容
  • >
  • 社交电商天价罚单 披上“外衣”的传销如何来防

社交电商天价罚单 披上“外衣”的传销如何来防

发布人:admin时间:2019-06-12

传销披上互联网的“外衣”,当你最亲密的朋友也乐在其中,当你的朋友圈被各种病毒式推广所攻陷,你难免悚然一惊:那个乍一听绝对跟自己不沾边的“物种”──网络传销,居然以如此方式“润物细无声”地来到了你身边,让你猝不及防,但又不得不防!那么,网络传销喜欢化什么“妆容”,如何识别、又如何避免落入圈套呢?

  社交电商 天价罚单

  上个月,广州市工商行政管理局就“花生日记”公司涉嫌传销(直销)违法行为作出处罚决定,罚金达7456.58万元。这是迄今为止国内社交电商最大一笔罚单,也是我国电商20年历史上屈指可数的“天价罚单”。

  公开资料显示,此次行政处罚内容包括:责令整改、罚款,责令处罚150万元,并没收违法所得7306.58万元,合计7456.58万元人民币。广州市场监督管理局行政处罚决定书显示,早在2018年9月25日就对“花生日记”涉嫌传销的违法行为进行立案调查。经查明,从2017年7月28日至2018年9月25日,当事人通过设定“平台(分公司)──运营商──超级会员──超级会员……超级会员”的层级式管理架构,采取多层级佣金计提制度和会员升级费用等手段,形成了31530个以运营商为塔尖的金字塔结构,会员总数达21534555人,其中组织结构达到三级及三级以上层级的会员共有21496085人,占了全部会员人数的99.82%,层级最多的链条已经发展至51层。会员遍及全国各省市,收取佣金金额达456744401.69元!没错儿,近4.6亿元。

  无独有偶,社交电商“达人店”和“云集微店”此前也因模式被认为是传销,被处以经济处罚。

  去年7月,杭州余杭区市场监管局认定“达人店”涉嫌传销,牟取非法利益被罚没超391万元,被浙江工商、公安通报为“十大网络传销违法犯罪典型案例”。就在此前一年,浙江工商局网站公布,浙江集商优选电子商务有限公司运营的“云集微店”APP,以“交入门费”“拉人头”和“团队计酬”的行为展开网络传销行为,认定为网络传销,被罚近985万元。

  由于网络的相对无边界性,上述数以千万计的会员大军中,不乏来自天津的网民。毫无疑问,较之传统线下传销,网络传销波及面更广,发展速度更快。

  想到票子 碍于面子

  家住中新天津生态城的小佟,向记者讲述了她和小伙伴们参与“霸屏天下”网络传销活动的全过程。

  “一开始是我远在珠海的初中同学兼闺蜜小罗邀请的我,她传来了截屏──99(元)加入创业。上面写着:每天把信息发朋友圈可以挣8元,每个月就240元;如果发展下线,下线发一条朋友圈,自己挣4元;下线的下线发朋友圈,自己挣2元。如果直推10人、这10人再各推荐10人,都每天发朋友圈,那你一个月的收益就达7440元;直推50人、这50人再各推50人,那你一个月收益可达156240元。”

  “我第一感觉也是传销,但碍于小罗的面子,心想我只发朋友圈,不私信骚扰别的朋友,到了99元回本了我就提现、退出。如果谁因为朋友圈的推送感兴趣了主动联系我,我再给他讲解。”小佟说,因为每天都发朋友圈,部分朋友嫌烦,还把她给拉黑了。小罗自己选择的是999元的超级VIP级别。“投了99元或者999元,要是不发朋友圈,就1分钱也得不到。”小佟和她的上线小罗,都在一个几百人的大群里,大家基本都是群主的下线、下下线。“我是小罗的下线,我在群里的昵称就是:小罗+小佟普通VIP。我要是在群里捣乱发牢骚,群主就会根据我的昵称找到我的上线小罗,让她来管束我,以此类推。”

  那么,小佟在朋友圈里都发送什么信息呢?“各种商品信息,如冰糖梨、柿饼等,平台给出的盈利理由是:我们帮商家在朋友圈里精准打广告,商家支付广告费,这广告费就是我们每天转发朋友圈的提成。其实整个模式跟商品销售没有半毛钱的关系,主要还是拉人头、挣下家的提成。”

  小佟说她投入少,跑得也比较快,在本钱回来了以后,她就申请提现,却被告知提现门槛提高了,必须达到200元才行。等到了200元,提现门槛再次提高……她不想再往里砸钱了,就不再跟进了。但更多的人为了尽快回本或套现,就忙着发展下线,结果越套越多。小罗往里面一共砸了11999元。“她还是太贪了,一开始觉得很划算,由于一个手机号只能注册一个人,她就用父母的手机来投入,或者拉朋友进来,指望朋友给她发展更多下线,她就帮朋友支付了入会费。”

  “到后来,会员的钱根本就提现不了,平台方就号召大家把自己投入的本钱加上各种提成费,全部用来买公司股票──说公司马上上市了,然后就没有然后了。”小佟暗自庆幸自己仅赔了一顿快餐的钱,又感叹小罗他们损失惨重,“不仅金钱上损失,还有情感上的损失:因为拉朋友入局,导致朋友也赔了钱,多年友情画上了休止符。”